小黃狗
謝宇威
細黃狗  頭拉拉
靜靜佇在大路頭
沒人惜 沒人愛
佢係ㄧ條流’浪狗
烏~臨暗天嗚嗚
烏~又餓又沒朋友
細黃狗 不使哭
我會好好佬你愛
照顧你 保護你
你不會再孤息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tbwursetnxkq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ug 16 Tue 2011 16:40
  • 綠洲

          

綠洲
我會唾棄自已的寬容 情願放逐每條背叛的線索你的沉著 喧鬧的震耳欲聾 嘲笑我 永遠的詞窮我會慶祝自己的墮落 放任愛情惡性循環的捉弄你的溫柔埋藏甜蜜的陰謀 慫恿我 做困獸之鬥你能往前走 我也厭倦了再蹉跎 緊抱住的綠洲 是殘破的海市蜃樓你真的要走 我還一廂情願的奢求 封印在荒蕪的時空 不再前進的我我會心疼自己的成熟 壓抑每個歇斯底里的念頭你的藉口 淺薄的像根煙頭 熄滅我 最後的渴求你能往前走 我也厭倦了再蹉跎 緊抱住的綠洲 是殘破的海市蜃樓你真的要走 我還一廂情願的奢求 封印在荒蕪的時空放你向前走 我才看清愛的缺口 懷抱裡的綠洲 是淚水灌溉的朦朧現在只能夠 無視一廂情願的倦容 封印在荒蕪的時空 不能再愛的我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tbwursetnxkq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回憶自己的第一個窩
求學時代第一個小小窩--高中同學七仙女
  清楚記得小時候,不管是學校遠足、郊遊、甚至畢業旅行,每回只要傍晚時分回程路上,車子一行駛上高架橋或高速公路,總會看見一盞盞路燈和從每戶人家裡透出的燈火。
  那時的Sandra總覺得自己好可憐,怎麼還沒回到有爸爸、媽媽和幾個姐妹的那個小小的家中。
  隨著年齡漸長,大學時代便開始了「流浪」的生活,而也得漸漸習慣流浪的生活。
  說「流浪」,似乎一點也不為過。
  從準備考大學,到畢業後進職場工作,短短四、五年中,Sandra總共搬了八次家。
  「家」,對一個在外求學的孩子來說,似乎只是個下課後歇息的地方,頂多稱得上叫「窩」吧!真正的家,感覺好遠。
  Sandra當上大學新鮮人時,住宿的地方是學姐幫我已經找好的,Sandra的爸爸騎著摩托車,一把吉他、一台收錄音機、一些換洗衣物、一個臉盆和幾個碗及杯子。
  聽起來好像應該我爸爸那年代的人離家該有的景象,但是事實,這也發生在Sandra身上。
  求學時的第一個窩,是一個沒有對外窗,而且是木板隔間的小小窩,房間就在整個屋子的正中央,其他房間住的都是學姐及學姐的表妹-和Sandra同樣是大一的新生。
  在沒有「課外活動」的日子裡,下課後Sandra唯一的樂趣,是拿著那把高一買的吉他,彈著僅會的幾個合弦,並拿錄音機把自己的「自彈自唱」錄下來,然後,再聽著錄音帶裡自己不太習慣的怪怪歌聲入睡。
  每天上課,總得爬著忘了有多少階梯的「克難坡」走到校園。
  回想起求學時代的第一個「窩」,雖然簡陋,卻有著最豐富的回憶與情感。
  似乎怎樣也不是後來打工賺了錢,愈搬愈好的「窩」可以取代的了。
  人總是如此,從小依偎、眷戀在安逸的家中習慣了,連離開幾天都會害怕,而當生命的過程到了該去看世界的時候,「流浪」卻變成給自己帶來養份與能量的方法。
  學會獨立生活,也養成獨立的個性。
  早已遠離新鮮人好久的我,依舊覺得,這世界有好多從來不曾嘗試過的事情,正在發生,正等著我們去發掘。

 

tbwursetnxkq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